GLFLS.net>>首页

 登录

 学术交流首页 | 德育论坛 | 教学论坛 | 科研论坛 | 活动掠影

您现在的位置: 桂林德智外国语学校 >> 学术交流 >> 教学论坛 >> 文章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推荐]教育的出路:把囚禁的心灵解放出来           
教育的出路:把囚禁的心灵解放出来
作者:泥土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29 11:24:36

 

《教学勇气》一书的开场白是引里尔克的一首小诗:

啊,别分离,

亲密无间,

与繁星相聚在天际。

何为心,

若非与繁星聚一起?

与众鸟齐飞,

乘风,驾云,

齐归。

               ——里尔克《啊,别分离》

     初读也许并不怎么在意,读完全书,返回来细细品咂这个开头,你可能会心有戚戚焉!

    古往今来,分离的痛苦折磨着所有的人。灵与肉的分离,心与面的分离,言与行的分离,理想与现实的分离,尊严与生存的分离,志趣与职业的分离……分离无往不在;肮脏的政治逼人分离,丑陋的世俗挟人分离,残缺的本性纵人分离,优裕的外物诱人分离,非生命的学术蛊人分离,非人性的教育教人分离……无往不使分离!安于分离,是为聪明人,如宝钗、熙凤,活的安逸自在;抗于分离,是为狂人傻子,如宝黛二玉,过的悲戚惨烈:生活就这样不倦的教人诲人。然而社会毕竟缓慢地向前发展,迂回曲折总得向美好的方向拽,这是因为人们毕竟不甘于分离,总是怀着人格完整的向往而努力,更有那些可贵的“狂人”“傻子”代不绝人,他们不断的鼓与呼,用他们自身的选择树立人格的高标,感召着愚木的民众。屈子守志“虽九死其犹未悔”,陶令“不为五斗米折腰”,太白高呼“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不?世界级的大诗人里尔克也发出了“啊,别分离”的呐喊!虽然他们多为此而成为牺牲,然而正是这些牺牲构建成人类精神的星空,提携着人类勉力向上而不致老是匍匐苟且向地狱沉沦。

    “别分离”表达出了人们心底的呐喊,代表了人类心灵的渴望。这呐喊,能唤醒被长期囚禁而麻木的心灵,从心灵里激发出解放自身的能量,从而获救。

    帕尔默就在这里发现了教育的意义、契机和出路,发现了寻获教育力量的源泉。他发现,在教育发展的历程上,人们起初关注的是教师怎么教,于是教法成为热点,后来发现学生才是教学的根本,于是转向关注学生怎么学,学法成为热点;人们相当长的时间纠缠于教什么、学什么和怎么教、怎么学,可是却很少有人去考虑谁在教谁在学,少有人去考察教的人学的人他们的内心世界到底是什么状况。 “我是谁?”“我在干什么?”这些问题居然很少有人问及!而“谁“的问题才是教育的根本问题,才是解决教育与反教育、真教育与假教育以及教育效率问题的关键。是的,能够这样清醒的扣问自己,才算真正寻找到了人生的意义,也才真正找到了教育教学的真谛。不管是教师还是学生,能够这样扣问自己了,才算找到了自己生活力量的源泉!

    显然,帕尔默为自己的发现而激动,而实践的结果又让他信心大增,他欣喜地告诉我们:他找到了一条“少人踏足的小径”!

    由自发到自觉,确实是一种质的飞跃。

    与帕尔默相比,我们的生活环境和生存状态,其分离程度严重得多,也典型得多。你看那些领导人,那些政治家,他们在台上侃侃而谈,可哪一个是用自己的本真和生命在表达?他们那呆滞的目光、一本正经的表情让我想到京戏的脸谱和娱乐场上的大头娃娃。你看那些泡沫横飞做高深学术演讲的专家学者,还有那些歇斯底里高唱“主旋律”走红明星,又有多少人是发诸真情,言行由衷?就是寻常愚民百姓,麦克风抵到他面前的时候,也无师自通地“秀”了起来。这种生活,这种状态,我不相信他们内心深处就是那么安然美满!再看我们的教育。我们做教师的,有多少人是带着自己的真性情真见解进入课堂?有多少人能够坦坦荡荡的把自己的生命热血融进学科与学生进行心灵的交流?我们天天在讲台上说着违心的话做着违心的事,然后再在私下里相互发着牢骚,发出恶毒的诅咒,以此来抚摩自己“受伤的心”,就象接客后的小姐互相倾诉苦衷一样。我们的学生在学校接受的所谓人文教育,其实质就是学会如何伪装自己,如何心安理得的分裂自己。也有少数精神强悍试图坚守心灵完整的特立独行的学生,那么自然有分数、前途、利益等等法宝伺候他,自然有好心的负责任的教师和家长去对付他,修整他,还怕他不就范?然而学生毕竟因为年少而赤子之心未泯,面对分离,他们比我们更痛苦,更惶惑,也就更有反抗的欲望和力量。

    其实教师们大都明白,今天中国的应试教育,已经快把人性的异化和人格的分裂拖到万劫不复的深渊,已经演化成了地道的反教育。物极必反,我相信,人性的善根、人的良心、人的理性也正在觉醒、复苏,就像冬极春来,万物复苏一样。这就是希望,这就是救赎。

    需要的就是心灵的力量。而心灵的力量最可靠的就是从内部激发。唤醒生命意识,点燃生命之火,从内在挖掘能量,从内心寻找阳光,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外部,这就是帕尔默要告诉我们的全部道理的精髓。

信哉斯言!

    人是观念的动物。人的一切选择受观念的支配。人的生命意识一旦觉醒,必定会反思自己的活法并反省自己应该怎样活,他一定会做出和以前蒙昧状态下完全不同的选择,他的心灵世界诸如价值观幸福观之类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种变化有时令自己都吃惊。记得10年前摩罗这样惊叹过,我的很多朋友如蔡朝阳、梁卫星、苏祖祥、魏勇、范美忠等也这样感叹过,我自己更是唏嘘再三,为此写过好几篇专题文章。感叹并不重要,关键是践行。博学也好,审问也好,慎思也好,明辩也好,最终落脚在“笃行”上。以我自己为例,几年来的笃行,虽然物质上受到一些损失,但自觉堂堂正正做人,抖抖擞擞的说话,才真正体会到了做人的滋味。尊严和幸福都是自我的感觉,需要并只需要自我的认同。

    作为教师,更让我愉快的是,“笃行”的结果使师生关系得到了根本的改变,使课堂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观。

    其实人的精神必然本能地向上的。心灵的完整,人人都会本能的保守它,捍卫它。成年人实在是无数次生活的打磨才不得以而忍受它的残缺,但即使如此也是心有不甘、意有不平的。学生们则因其“少不更事”而更不轻易放弃对完整的捍卫。这是一个人的人生权利,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可是咱们这些当家长和教师的却总是过早地让孩子们“成熟”起来,据说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适应将来的社会。咱们把现实想得太可怕了,把未来想得太悲观了,深怕孩子仰望星空去了而掉进了脚下的陷阱,让他们过早世故起来,明智起来,实际就是把他们的心灵囚禁起来,让他们接受“心为形役”的现实。这不仅仅是剥夺了一个人黄金时代的幸福快乐,而且整体上矮化了人的成长,遏制了人的发展。从长远来看,我不知道这是明智还是愚蠢。

    当下要改变教育这个现状,除了等待制度的转变外,咱们能做的主要不是教法和学法的改变,而是咱们生命意识的唤醒,是咱们心灵状态得以真正的改变。救赎之道无他,解放囚禁的心灵而已矣!钥匙没在别处,就在咱们自己心里!

    而最重要的就是教师自身的心灵解禁。虽然,“教学的根本是学习的学生,而非教学的教师,学得好的学生未必就是教得好的教师最美好的成果(帕尔默语)”,虽然,在现在条件下,学生完全可以不靠教师也学得很好,但是,“在大多数人接受正规教育的地方,教师是有力量创造条件使学生学到很多很多的——或者也有本事弄得学生根本学不到什么东西(帕尔默语)”。现在越来越疯狂的应试教育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咱们这些教师正使出浑身解数非把学生弄得什么都学不到不可。可惜我们的家长,我们的地方当局领导,还深怕你消极怠工,非要用各种机制逼你就范。而心灵解禁了的教师,因其良心和理性的发现从而激发出强悍的心灵力量,才有望克服这股疯狂的恶浪。

    无疑的,读帕尔默,又找到一处精神能源。

文章录入:周平    责任编辑:陈永恒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