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FLS.net>>首页

 登录

 学术交流首页 | 德育论坛 | 教学论坛 | 科研论坛 | 活动掠影

您现在的位置: 桂林德智外国语学校 >> 学术交流 >> 教学论坛 >> 文章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推荐]心灵的力量来自诚实           
心灵的力量来自诚实
作者:泥土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29 11:23:51

 

    诚实作为普世价值绝对不会被质疑也绝对不会动摇。问题在于人们在生活中往往并没有把它当真。很多人都只把诚实拿来教育自己的小孩子,认为它不过是人生发蒙教育的基本教条,甚至认为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在成人社交界,诚实则成了便宜从事的手段,搞不好吃了大亏还要被人笑话。记得我小时候最先似乎听到有一句“最高指示”是“他们吃亏在于不老实”,后来就听到年长的哥们告诉我“他们吃亏恰恰在于太老实”,为此我还真犯愁过好长一段时间,后来自己耳闻目睹的一些事情再再证明后者的正确性,于是相当长时间里自己竟信奉的是“为人不能太老实”。在成年人间,诚实作为利益考量后的交际策略或手段,一手玩诚实,一手玩欺诈,看谁玩的漂亮,这就是我们的生存方式。我都五十多岁了,这样的事例看得太多,我自己也是在这种生态中摸爬滚打过来的,我知道,在这方面,咱中国人可以说是久经锻炼的高手,尤其是近五六十年来的中国人。多年来,在我们的潜语言中,诚实就是傻冒的同义语,而狡诈则几乎可以等同于聪明。要不是近年来我读了大量的好书,做了坚苦的思考,还真觉察不出这里面潜藏着的严重问题和深重的危机。

    诚实其实是人的天性,赤子之心其实就是诚实和天真之心,人的不诚实完全是后天环境影响的结果。人之所以不诚实,实在是因为现实生活中不诚实往往能够得到好处,尽管是暂时的,短期的,比如安全、名誉、财富、权位等等。如果社会制度不良,风气恶劣,不诚实的行为屡屡得手,它就会成为人的处世常态,“初而惭焉,久而安焉”,渐渐成为人的品性,成为劣根。不诚实成为人的根性,最典型的事实是它连自己的灵魂都要欺骗,自己被自己的虚伪欺骗了还浑然不觉,这就是自欺。然而自然规律(上帝、老天)是容不得不诚实的,他们对不诚实的行为绝对不买帐,绝对严惩。如果老天可欺,如果你把腐烂的种子种到地里居然照样能长出庄稼,那大家就毫无顾虑的不诚实去吧,用不着举例,是人都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诚实虽然得到了眼前的利益,是绝对要加倍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有时可能是推给了别人,但最终必然留给自己。就现世来说,人的不诚实必然增加自身的生活成本,降低自己的生活质量。从长远看,人的不诚实是把祸害留给未来的日子,是偷窃或透支自己将来的幸福,将来是要加N倍偿还的。今天的中国其实已经在吞咽自己多年来不顾普世价值、践踏普世道德所结出的苦果,那味道怕没有几个人没尝到吧。穿的、用的、吃的、甚至用于救命的医的,假冒伪劣,泛滥成灾,人们哀叹“现在什么是真的,只有假的是真的了”。可悲的是当下人们竟然还没有吸取教训,还在变本加厉的自欺欺人。比如教育,相当多的教师还在那里为塑造“说假做假而脸不红心不跳”的聪明学生努力奋斗!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只是相当多的教师主观上或许并不自知,因为他们已经溺于自欺了。想到这些,觉得我们的未来多么可怕!

    做一个诚实的人,人与人之间我勿尔虞,尔勿我诈,大家坦坦诚诚、轻轻松松过日子多好!可为什么就做不到呢?难吗?其实就是临事的一个选择,心灵的一闪念,何难之有?不难吗?可为什么大家都明白却就是做不到呢!可见最愚蠢的其实并不是孩子,而是成年人;最该接受诚实教育的是成年人,而不是孩子!

    人并不是甘心情愿去不诚实的,人之不诚实往往是被逼的,正如人们常说的“无奈”。我小时候说过谎,因为不说谎要挨打,挨打总不好受;后来我的孩子也说谎,因为我的孩子接受的还是祖传家法,尽管我是个教师,形式上也学过教育学心理学,考试成绩还不错,可我教育的孩子还是说谎。后来我自己读到了真正的好书,精神得到了真正的提升,才真正体会到了孩子说谎主要还是因为教育方式不当,是专制教育逼的。由此类推,今天的国人奸诈成性,何尝不是社会逼的?何尝不是制度逼的?让人胆战心寒的反右运动以及类似的风风雨雨,今天至少还有相当部分人没有忘记吧。当然不诚实也是社会诱的,制度诱的,因为在一个恶性的社会及其制度中,不诚实往往利多害少,并不须当事人付出很大的成本,就像今天的腐败一样。在专制社会中,在集权体制下,人性必然走向不诚实,这是铁律。因为人的一切行为是被人计划的,被人安排的,个人可以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有油水是个人的,出了错酿成了灾则由集体买单,这自然就容易演成 “老实人总吃亏”的喜剧。回顾我们多年所走过的路,难道不是吗?难怪哈耶克说只有市场(健康的市场竞争),只有自由的经济秩序,才能铸就人诚实的美德。我们有个时代出现过一些学贯中西的学者,比如傅斯年,他就发现 “西洋人其实并不比我们聪明,他们只是比我们认真”。这个“认真”,我想核心就是诚实。

    扯远了,而且似乎在把不诚实的罪责推给社会制度,似乎是说要等社会制度改变了,咱们再来诚实做人,请大家千万别这样理解。要知道,社会是个人组成的,制度也是人制定的,社会制度的改变还得赖个人的觉醒和努力行动。不是说从我做起吗?没错,相信未来,希望在我,从我做起!

    不诚实虽然可以偷得一些好处,但得时时承受良心的谴责和心灵分裂的痛苦,“小人常戚戚”,只有诚实,才能解放囚禁的心灵,让心灵得到阳光。

    诚实是一种心灵品性,这种品性会源源不断地产生心灵力量,它使自己活得充实,活得明亮,活得坦然而幸福。近年来,我越来越真切地体验到了这种滋味。很多话,明知是真话,良心话,过去不敢说,现在我可以坦然说了;反之,很多过去不敢不说的话,现在可以坦然地不说了,这不是幸福?这不是快乐?有人说,这是因为现在的D和ZF宽容了你,你不感恩,却在那里得尺进步。他说的是事实,但并不一定对。因为这个逻辑错了,是强盗逻辑。就拿批评当局来说吧,他应该考量我“批评”的是不是事实,是不是有道理,这才是衡量是非之所在。有人问我,要是在文化大革命时代,你敢不敢这样放言无忌?这倒把我问住了。我敢不敢呢?若在10年前,我绝对说不敢,但在今天,我……但我也没有足够的自信,不过我是知道了有个叫梁漱溟的人和一个叫郭沫若的人,他们的对比多么鲜明。我还知道有个叫林昭,有个叫顾准的人,从他们那里我知道了人的生命的价值。

    诚实还让我有力量面对自己的错误甚至羞耻。坦然面对倒不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也不是不知悔改,死猪不怕开水烫,坦然,是说不要掩盖,不要文过饰非,让它成为自己的警示牌,成为自己真诚忏悔的鞭策。我的一个博客上有一段学生的留言:“周老师,你为什么不忏悔?你在这里大谈所谓的“启蒙与引领,教师的职业责任”,无非是想标榜自己罢了。你以前对你的学生所做的那些事,难道就会因为你在这里写的这些东西就抹煞了吗?我不是在这里向你责难,只是觉得你太道貌岸然,你应该在这里写下你的忏悔,有多少学生因为你的无耻的批评和漫骂,(一个女生因为上课时化妆,你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说:“你为什么不去坐台?”;因为学生家长没有给你送礼,你把他们安排到教室的最后排,上课从来不问他们问题……),青春期的心灵受到的巨大的震动,就是你的这些所谓的“思想教育”,这些本来很有希望的学生就这样断送掉了前程。周老师,正式你的历史,重新审视你的教学,在检讨一下自己的为人,这才是你从教30年来最应该做的一件事!我们不需要你在这里高谈阔论!”(直接复制的,有一些错别字)这是我的一个帖子后面的一个跟贴,当我刚看到的时候,脸发烧,心里很难受,开初还觉得学生的批评太过火了,觉得自己有委屈,但后来想,学生说的并不是毫无根据的,我确实做过这些事,说过这些话,在那段心灵迷乱的日子,心里确实也有这样的肮脏,有什么办法,掩盖得了吗?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今天弥补和救赎,正所谓“已往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本来在我的博客上,我可能有办法把它删除,就像有的论坛一样,但转念,你把帖子删了未必羞耻就不复存在了吗?让它挂在那里,不正好时时警戒着自己吗?所以这个跟贴一直挂在那个博客上,立彼存照。在这里,我感受到了诚实的心灵力量。当然,我应该感谢好书。如果我没有读过《托尔斯泰自传》《英·甘地自传》和《约翰·克里斯朵夫》,我可能就认识不到诚实这种心灵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阅读真能改变人生啊!

    近来反复阅读帕克·帕尔默《教学勇气》,琢磨他提出的“自身认同”和“自身完整”,发现这个两个概念的根基还是“诚实”二字。诚实也就是人的本真。在书中,帕尔默提供了艾伦和埃里克两位教授的案例给我们以启发,我认为他们两人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一个诚实一个不够诚实。帕尔默说的“自身认同”不是自我改造,不是把自己绑架在崇高上,而是严格地解剖自己,认识到自己的长短优劣,这是需要勇气的,这勇气来自诚实。在这个基础上完成自身认同和自身完整,把自己这颗真实生动的生命伴着学科融入教学中去,用生命去激荡生命,用心灵去对待心灵,这样,教学就再不是痛苦的事情,推而广之,任何有益于人类的职业也可能不再是令人痛苦的不得以的选择,这样,不但相关的人有幸了(如学生),更重要的,是主体自己更有幸了。

文章录入:周平    责任编辑:陈永恒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