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FLS.net>>首页

 登录

 学术交流首页 | 德育论坛 | 教学论坛 | 科研论坛 | 活动掠影

您现在的位置: 桂林德智外国语学校 >> 学术交流 >> 科研论坛 >> 文章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在“说清楚”上下功夫           
在“说清楚”上下功夫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转载修改文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28 9:17:21


    同学们在写记叙文时,大都苦于写得不够生动,原因何在?怎样写才会生动?

 

        首先要明白,什么是生动?有写作经验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受:在写作过程中,没有人在意什么是描写,什么是记叙。其实说穿了,写记叙文的功夫在于“准确”二字,能把记叙的事和人物说清楚就行。记叙的目的在于告诉人们事物的真相,告诉人们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是什么,告诉人们所写的人是什么样的长相,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思想品德,一句话,就是把记叙的人或事原原本本,清清楚楚,实实在在交待清楚,真正做到“原汁原味”。因此可以说,交待清楚是写记叙文的第一要素。

 

有些事本来很简单。譬如写游记,你只要老老实实写出你去何地,何时去的,看见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有什么特殊的感受,这就足够了。可我们有许多同学,不喜欢在说清楚上下功夫,却喜欢去找一大堆名人游记,尽找些漂亮句子模仿,结果读者见到的“游记”,只是对名人游记的不高明的抄袭。当你在抄袭模仿的时候,你只是在注意别人看见了什么。别人眼里看见的东西,事实上你永远也写不好,除非是你自己也看到的。别人看到的日出,不等于你看到的日出,别人听到的鸟鸣,不等于你听到的鸟鸣,别人闻到的花香,不等于你闻到的花香。如果说写文章有什么窍门的话,那就是用自己话去写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嗅到的、感觉到的东西。我们常说,文章力求写得独特。什么是独特?和别人看到的不一样就是独特,和别人想的不一样也是独特。一个会写文章的人,都是冷眼观察世界的能手。学写文章,首先要学会观察。阅读名人的游记,要害不是去记名人看到了什么,而是琢磨名人们是怎么看到的。

 

有人认为:文章似乎是写清楚了,就是不太生动。这是一个误区。其实,生动的第一要素仍然是清楚。不清不楚还有什么生动可言;你不知道什么是活生生的东西,你怎么可能写出活生生的“生动”来呢?

 

张岱《湖心亭看雪》开头有这么一段: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径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拿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淞沉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中影子,惟照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张岱是晚明散文作家中的佼佼者,文笔清淡富有意境。《湖心亭看雪》可以算是篇正宗的游记。古人的语言有衰老死亡的一面,然而古人行文之简洁,用笔惜墨如金,实实在在够后人很好的学习。当然,这篇文章被后人称道之处,不在简洁,而是因为描写得生动。 

 

很难说明白什么叫生动。生动是读者的一种感受。譬如,“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这句子说生动可以,说不生动也可以。下雪天,到处一片白,为什么说生动呢?关键不在于这句写得如何潇洒漂亮,而是首先在于这句子描写准确。大雪三日以后,如果我们有幸去西湖,有幸坐在船上赏雪,我们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呢?长堤是一痕,湖心亭是一点,我们最先惊叹的依然是准确。再比如,当小黄门将董宣按倒在地时,他是两手“”地,而非仅仅触地,还是很准确!只有清楚准确,才谈得上生动传神。这里写景并不花里胡哨,甚至连一点点渲染都没有。准确是生动有形的躯体,通过准确,我们才能真正感受到生动。

 

描写这词,说到底,还是为了准确。准确和生动互为前提。有时候,我们写过一段文字以后,会发现自己写得非常枯燥,文笔毫无生动可言。于是停下笔来,细心研究一番,常常发现根源就在描写不准确。

 

古今中外的文人,为了准确的描写,都有过可贵的实践。文人们千方百计的描写,无非为了使他们所要表达的内容更生动更准确。描写的途径多种多样,很难说怎样的描写,就是最好,就是正宗。在《湖心亭看雪》中,作者用听觉来表示他的感受:“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在唐人柳宗元《江雪》里,作者用视觉来表示自己的感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人鸟无声和人鸟无迹,描写的手段有别,目的却差不多。写大雪的办法很多,白居易《夜雪》中“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是写听的感受;李白《嘲王历阳不肯饮酒》中“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是写看的感受。还有既写听觉又写视觉的,如晋人陶渊明《癸卯岁十二月中与从弟敬远》中的“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

 

        描写没有定规。描写向来遵循实用主义原则,怎么能清楚准确地反映事物就怎么写。海明威的突出贡献,就在于他用了把大板斧,劈劈啪啪,把英文中多余的词都砍了。鲁迅的理论也差不多,他在谈到自己的创作经验时说过,要把可要可不要的词都删了。相比之下,巴尔扎克的描写实在精细得有些繁琐,雨果和大仲马的描写才华过于夸张和富丽堂皇,卡夫卡的描写太荒诞,福克纳的描写太晦涩,但是我们却不得不承认,繁琐夸张也好,荒诞晦涩也好,凡此种种,都是成功的例子。

 

         怎样描写,永远不会有答案。怎样描写,永远是每个动笔人应该思索的问题。对于初学习作的中学生来说,描写应当在说清楚、写准确上下工夫。当我们动笔的时候,应该老老实实地想想,我们究竟要写些什么。在写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模仿抄袭,既然我们在写,就写我们看见的,就写我们听见的。在写的时候,我们遵循的唯一原则,就是要把想说的话说清楚,尽可能的不要含糊其辞。

 

       学好描写的途径不外乎多看多写、多看,多观察有助于提高我们的观察能力和发现能力。多写有助于提高我们的表达能力。不妨象绘画一样多练点生活的“素描”,即把观察到生活,准确地描摹下来,力求达到“原汁原味”。
文章录入:张婵    责任编辑:陈永恒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